自定内容
0
轮播广告
新闻详情
相争蜗角利 平地看深渊
作者:管理员    发布于:2014-07-11 09:33:42    文字:【】【】【

——说文状元彭汝砺

□  程琳萍

     路入扬澜险,心魂独惘然。秋风浪飞屋,春雨水弥天。一叶渔翁艇,千钧客子船。相争蜗角利,平地看深渊。(《过扬澜》)

    这首诗的作者,是鄱阳历史上唯一的文状元彭汝砺。此诗的高明之处,在于用水之凶险来形容人心之险恶;用水之幻变来比喻政坛之莫测。尤其是结尾两句,读了令人想见他当时的处境与心境——元丰朝以后,新旧两党轮番执政,政局更迭变幻莫测,新旧两党逐渐蜕变,从政见之争沦为意气之争、利益之争,为致政敌于死地不择手段,朝廷中人每天战战兢兢、小心翼翼,如临深渊、如履薄冰。

    另外,“行行重行行,吾役几时休。春风不相饶,尘土满敝裘”(《行役》),“夜寒灯火照长宵,只有尘编慰寂寥。南北可怜身泛泛,梦归亦苦路遥遥”(《再和子育韵》其五),“我征徂西今复东,分明身世如飘蓬”(《途中久雨)》等,皆有感而作,以写难言之悲,抒无奈之怨。

    彭汝砺(1042—1095),字器资,鄱阳滨田人。身历仁宗、英宗、神宗、哲宗四朝,在朝政极其复杂、混乱的北宋政坛中后期,他修身慎独、卓尔不群,主张“政无彼此,一于是而已”,崇尚“言动取舍,必合于义,与人交,必尽诚敬”。

     治平二年(1065),博学多才的彭汝砺高中状元。初入仕时,他因性情耿介,“不事干谒”,一直没有得到重用,在选十年,担任的都是初等幕职类的官职,历任保信军节度推官、武安军节度掌书记、潭州军事推官等职。直到熙宁七年(1074),他所作的《诗义》受到当朝宰相王安石的赏识,才被提拔入朝,担任国子监直讲。熙宁九年(1076),他担任太子中允,权监察御史里行。可以说,王安石对彭汝砺的仕途升迁起到了重要作用。

    王安石在其所作诗文中,毫不掩饰自己对彭汝砺的赏识:

    鄱水滔天竟东注,气泽所钟贤可慕。文章浩渺足波澜,行义迢迢有归处。中江秋浸两崖间,溯洄与我相往还。我挹其清久未竭,复得纵观于波澜。放言深入妙云海,示我仙圣本所寰。楞伽我亦见彷佛,岁晚所悲行路难。《赠彭器资》

    某启:数得会晤,深以慰释。遽当乖阔,岂胜系恋!衰疾无缘追路,且为道自爱。谨勒此以代面叙。某启上。《与彭器资书》

    对于王安石的眷顾,彭汝砺非常感恩。但是,为人中正,主张“政无彼此,一于是而已”的彭汝砺,对于王安石的变法主张,及新旧两党的态度,却不偏不倚——

    毕沅《续资治通鉴》卷八十载:六月,甲申,以京西路提点刑狱彭汝砺为起居舍人。执政有问新旧之政者,汝砺曰:“政无彼此之辩,一于是而已。今所更大,取士及差役法,行之而士民皆病,未见其可也。”

    颜元《宋史评》载:荆公廉洁高尚,……所行法如农田、保甲、保马、雇役、方田、水利、更戍、置弓箭手于两河,皆属良法,后多踵行,即当时至元祐间,范纯仁、李清臣、彭汝砺等,亦论其法以为不可尽变。惟青苗、均输、市易,行之不善,易滋弊案。

     元祐四年(1089),知汉阳军吴处厚穿凿附会,举报蔡确所作《夏日登车盖亭》诗十首有“讪上侵凌之意”,紧跟着,左谏议大夫梁焘、右谏议大夫范祖禹、左司谏吴安诗、右司谏王岩叟、右正言刘安世等朝中大臣轮番上书弹劾,要求治蔡确之罪。彭汝砺也多次上书奏请,但他却认为应当宽宥蔡确之罪,不能大开告讦之风。《续资治通鉴长编》对此事有详细的记载:

     中书舍人彭汝砺言:“臣窃闻吴处厚言蔡确作诗语涉讥谤,有旨使确分析。诏令一出,人言纷然。……今缘小人之告讦,遂听而是之,又从而行之,其源一开,恐不可塞。……确罪戾著于朝廷者众,苟欲废夺,理无不可,何必用处厚言哉?确于臣非有恩,臣所言为陛下计,为天下宗庙社稷计,惟陛下察之。”

   “自吴处厚奏至,有蔡确开具指挥,御史丞皆罢,无大无小,聚议汹涌,如所传闻,至可骇栗。……惟陛下宽雷霆之怒,宏天地之量,垂日月之明,察蝼蚁犬马之诫,留意刍荛之言,使或有补充,臣诛死无悔。”

   “蔡确事……以要言之,事本告讦,听受不足以为明,容之足以增德美;迹涉疑似,严诛不足以为威,宽之足以厚风俗,臣言非造次,粗有本末,惟陛下置之御几,以从容留神加察焉。”

    奏章数上,朝廷不听。中正耿直的彭汝砺封还词头,不肯草制蔡确谪命,因此受到牵连,被贬知徐州。

    “封还词头”,是宋代特有的中书舍人行使的封驳方式,是一种先于决策形式的封驳制度。“车盖亭诗案”是北宋中后期一桩著名的公案,是旧党反扑新党的一次大政变。

    事实上,蔡确是彭汝砺政治上的宿敌。曾经深受蔡确打压排挤的彭汝砺,在该案中的所作所为,皆缘于其“政无彼此,一于是而已”的政治主张和清明、方正、耿直的道德品行。

    彭汝砺一生刚正不阿,敢言他人所不敢言。曾上书反对“同之则用,异之则废”的用言之道,认为“是非在理,不在同异”;主张“不当以兵权赋中人”;上书论“不当以直言罢骨鲠之士”……为此,他屡遭打击:元丰元年,因反对吕嘉问推行的市易法扰民敛财,被主张熙丰新政的宰相蔡确打压排挤,被外放十年;元祐四年,因积极上书营救蔡确,被降职知徐州;绍圣元年,章淳更张政事,彭汝砺不愿随波逐流,又被贬出朝外放江州;绍圣二年(1095),被召为枢密都承旨,但未等赴任就病逝。临终前,还上遗表云:“土地已有余,愿抚以仁;财用非不饶,愿节以礼;佞人初若可悦而其患在后,忠言初若可恶而其利甚溥。”忠义之气至死不衰!

     彭汝砺一生著作颇丰,均收集在《鄱阳集》(五十卷)中,遗憾的是大都散佚了。《宋史·艺文志》收录《鄱阳集》四十卷,《四库全书》收录《鄱阳集》十二卷。

自定内容
脚注信息
版权:鄱阳县博物馆 鄱阳县文物管理所主办 鄱阳在线制作维护 (鄱阳饶州府文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