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定内容
0
轮播广告
新闻详情
淮王世系宗谱初探(下)
作者:管理员    发布于:2014-07-11 09:41:32    文字:【】【】【

□      朱贵安

      淮藩在鄱阳的轶事不少,至今仍被坊间百姓津津乐道。

      末代淮王朱常清,《沛国朱氏宗谱》中记载:“桓王,讳常清。天启四年封,崇祯十三年薨。顺治七年,饶州知府瞿凤翥殡葬安山。娶浮梁闵中之女玉秀,生一子由桂” 。这个记载与一些文史资料不相吻合。倪在田《续明纪事本末》记载是:“顺治五年春正月,郑成功奉淮王常清监囯于其军,改元‘东武’。一年后,淮王常清又被取消监国及年号。同年去世。郑成功私谥庙号敬宗”。

      按谱载,朱常清薨于崇祯十三年(1640)。而1640年清军还未入关,也就是说清军入关前,朱常清就巳经死了。如果这样的话,朱常清就不存在逃福建一事,也无“监国”,称号“东武” 之事了。很显然,这里有误。但谱载,其子朱由桂“乙酉(1645)八月奔闽”。

      史料《续明纪事本末》一定有其依据,应该相信。但对于谱载中的朱常清情况,笔者不敢断定其真伪。因为《沛国朱氏宗谱》毕竟是淮藩世系后人所编修,而撰编人与朱常清又是同辈人,编修时间应与朱常清在世时不远。当然,凭这一点,还不能完全排除是撰编人记载有误。

      淮王抢亲是鄱阳人口口相传的民间故事。故事中的淮王是皇叔,其在京城就作恶多端。能称之为“皇叔”者,应该是淮靖王。他是宣宗之弟,英宗之叔。据考证,淮靖王在鄱阳并不坏,他不会干抢亲之事。究竟是哪一个淮王干了抢亲之事?我们看看明史的记载吧。《明史》在记录淮定王朱祐棨时说:(他)“游戏无度,左右倚势暴横,境内苦之”。据此可以推断抢亲之事是准定王朱祐棨所为。家谱系后人所撰修,他们对先人所为,只能记载善举而不记录劣行,因此谱中对此事只字不提。

      鄱阳湖文化研究会副会长汪填金在《淮王府门前的那对石狮》一文中,叙述了朱翊钜与妓女相爱之事。文章说,朱翊钜未封王之前,与妓女王爱亲昵。袭位后,让她冒充妾额入王府,令王爱抚养庶子朱常洪为子,陈妃与世子朱常清都失宠。朱翊钜还盘算着如何以庶易嫡,御史陈王道以理劝说淮王,将王爱赶出至外舍。朱常洪心有不甘,为争夺王位继承权,他夜入府宫,偷盗名册、宝物。事情败露后,王爱处死,朱常洪赐自尽。此事在《朱氏宗谱》中也是只字未提,而且只记载朱翊钜只娶陈妃一人,并记录其生二子:常清、常洪。在记载朱常洪时仅用了“未知所之” 四字,也不提赐死一事。淮府中确有其事,淮王府的亲信仪卫正的家谱《十八坊周氏宗谱》中就记录了此事。《十八坊周氏家谱》云:“周氏第九世周美贞,袭父职仪卫正。当时淮藩有宠姬王爱儿,狐媚惑主,幽嫡妃废世子,宗藩有乘隙食位者,公力谏不纳。旋发其事,于巡按得罪疏,请革职,杖四十。后讥问得实。诏刳王爱儿,铜暴藩于高墙。讥复职,旌直臣,事在崇祯初年”。

      在八王中,淮康王朱祁铨、淮宪王朱厚焘、未代准王朱常清,他们虽为皇亲国戚,有权有势,但他们没有只顾坐享荣华冨贵,而是同鄱阳文人学者交好,同他们一道为鄱阳文化作出了贡献。

      淮康王朱祁铨,准靖王长子,正统十年册封。谱中记载他:“崇儒重道,建宝书楼,求古今典籍名人诗文,克牣其中。命长史李伯玙等选葺文翰类大成一百六十三卷,由淮府刻印。以惠攻古好学之士。寿七十而薨。”

      淮宪王朱厚焘,淮荘王长子,嘉靖十八年封。家谱记载其“颇好儒雅,再葺八景,曰集文人赋诗。其中刻诗八百四十首,亲为序”。(85版《鄱阳县志》中记载为淮荘王有《编刻诗》)

      末代淮王朱常清开办菁莪书院一事未有记载。

自定内容
脚注信息
版权:鄱阳县博物馆 鄱阳县文物管理所主办 鄱阳在线制作维护 (鄱阳饶州府文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