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定内容
0
轮播广告
新闻详情
四十里街最初先民——陶氏
作者:管理员    发布于:2014-07-11 09:45:57    文字:【】【】【

□ 李润生

      千百年来,四十里街一直流传着一个关于在这块土地上姓氏变迁、氏族沿袭的“陶、黄、史、谢”陶为先的传承传闻。

      在四十里街太平桥东面,老流水沟边,原先叫壕里的地方,今天太公岭调水站下方的水渠南侧,“吴扬武将军陶公丹墓”曾完好保存了1700余年,可惜1958年被毁。

    《晋书·周访传》载:“初,陶侃微时,丁艰,将葬,家中忽失牛而不知所在,遇一老父谓曰:前岗见牛眠山污中,其地若葬位极人臣矣。又指一山云:此亦其次,当世出二千石。言讫不见,侃寻牛得之,因葬其处,以所指另山与访,访父死,葬焉。”这里说的是陶侃,小时候发生在四十里街的一段故事。后人多将其当着一个风水故事来流传。其实我们可以从这个故事中发现当年陶氏家族在四十里街这块土地上繁衍生息的诸多生活细节和历史轨迹:

      其一,距今一千七百余年前,吴扬武将军陶丹不知因什么变故已家道中落,在四十里街过着以农耕为主的生活,后贫病交加,病死家中并就近安葬。

      其二,当初陶侃年纪尚小,因家境窘迫,曾在四十里街这块土地上放过牛。从“父将葬,家中失牛,侃寻牛得之”句中可见,当时陶侃家境之一斑,倘若显赫人家,甚至一般大户人家,大丧期间服父丧重孝的孝子,理当不会亲自出外四处寻牛。

      其三,陶侃在其父陶丹去世前一直生活在四十里街。搬迁至鄱阳城居住当是后来的事。

      其四,故事中的周访与陶侃为儿时朋友,后为姻亲,访女嫁侃子瞻,因为这层关系,陶侃将靠父葬的一处“当世出二千石”的山地,指给周访。后来,“访父死,葬焉”。周访子孙三代都做到食禄二千石的刺史。靠“吴杨武将军陶公丹墓”豪里的山,即四十里街太公山。

      其五,四十里街太公山的称谓太公山或与周访的父葬有关,自周访至儿子、孙子做益州刺史三世而终。应了世出二千石的风水宝地之说,在门阀之风鼎盛、风水之说盛行的东晋。周世后人追思先祖显赫时无不归功于其太公所葬风水宝地的荫佑久而久之,太公山因之得名。

      陶侃字士行,公元259-334年,史书多称谓陶公,另有一绰号溪狗(见《世说新语》人名索引),其绰号是否与其生于双溪(四十里街)长于双溪有关,不得而知。公元280年吴平,陶侃举家从鄱阳迁徙庐江之寻阳,陶侃发达后,其后人多在荆江二州繁衍。

      陶侃为东晋著名的政治家、军事家,西晋永嘉五年(公元311年)任武昌太守,率军讨杜,建兴元年(公元313年)任荆州刺史,三年讨平杜 ,为王敦所忌,调广州刺史,敦败,仍还荆州东晋太守。三年(公元325年)加征西大将军,任荆、江二州刺史,都督荆、江、淮、交、广、益、宁八州军事。累官至太尉,赐长沙郡公,死后赠大司马,谥恒。陶侃一生精勤吏职,常勉人惜分阴,人赞其“机神明鉴似魏武,忠顺勤劳似孔明”。中国文学史上杰出诗人、散文家陶渊明,在其追溯先人,歌颂先祖累世名德、不杇勋业的《命子》诗中,盛赞其曾祖陶侃曰:“浑浑长源,郁郁洪柯,群川载导,众条载罗,在我晋中,业融长沙。”

      生于斯、长于斯的陶侃让古双溪,今四十里街世世代代感到无穷骄傲。

自定内容
脚注信息
版权:鄱阳县博物馆 鄱阳县文物管理所主办 鄱阳在线制作维护 (鄱阳饶州府文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