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定内容
0
轮播广告
新闻详情
陶母截发延宾之地——四十里街
作者:管理员    发布于:2014-07-11 09:46:53    文字:【】【】【

□ 李润生

      陶母湛氏(公元243—318年),新淦人,年芳及笄嫁陶侃父,年轻丧夫,孤儿寡母相依为命。陶母含辛茹苦,靠纺纱织麻维持生计,育子成才。陶侃后成为东晋一代名臣,与他母亲身传言教有着密切关系。陶母被后人誉为同孟母、欧母、岳母齐名的中国古代四大贤母。这位从四十里街走出去的伟大母亲,在中国民间千年传颂,万古流芳。

      “陶母截发延宾“的故事千百年广为流传,但这动人故事的发祥地却鲜为人知。鄱阳德化桥曾建有“延宾坊”,北宋景祐三年,范仲淹又在原址立巨石,上铭“延宾坊故址”几个字。其实,“延宾坊”只是表彰陶母的牌坊,并不等于是陶母截发延宾的地方。许多人望文生义,误认为德化桥曾有“延宾坊”。于是认为,德化桥即当年陶母截发延宾的地方。

      距东晋不足百年的南朝,宗室刘义庆所著《世说新语》载:“陶公少有大志,家酷贫,与母湛氏同居,同郡范逵素知名,举孝廉、投侃宿,于时冰雪积日,侃室如悬磬,而逵马仆甚多,侃母湛氏语侃曰:‘汝但出外留客,吾自为计,湛氏头发委地,下为二 ,卖得数斛米。斫诸屋柱,悉割半为薪。坐诸荐,以为马草,夕遂设精食,从者皆无所乏。逵即叹其才辩,又深愧其厚意,明旦去,侃追送不已,且百里许,逵曰:‘路已远,君宜还’。侃犹不返。逵曰:‘卿可去诶。至洛阳,当为美谈’。逵及洛,遂称之于羊啅,顾荣诸人,大获荣誉”。

      这个故事《晋书·陶侃传》也有所载。《晋书》成书于唐,较《世说新语》晚200余年。

      故事说,鄱阳孝廉范逵一行赴洛阳,路过陶侃家顺路造访。侃家“室如悬磬”,家徒四壁。陶母剪下委地长发,卖得数斛米。砍屋柱做柴烧,扯垫床的草为马料。范逵一行马匹仆人甚多。陶母连客人的仆人都招待得很好,第二天一早客人起程,陶侃追随送行百里许。范逵到洛阳后把陶母截发延宾的事述说给朋友们听,陶母大获美誉。

      鄱阳至洛阳,不管取道浮梁入皖、还是绕道九江抵荆,四十里街均为必经之途。当年,范逵路过的,应该是陶侃四十里街的居地。

      究其细节,如果故事发生在鄱阳城里,范逵一行又是马匹、又是仆人而且人马不少,到一贫如洗无隔夜之粮的陶侃家投宿,似乎不合情理。唯一只有在路途中、在乡间这种少有选择的情况下,客随主便才会演绎出陶母截发延宾的故事。从鄱阳到四十里街投侃宿,即顺路又能慕名造访,更便于同陶侃抵足而眠彻夜长谈。从另一个角度看,酷贫的陶侃家在鄱阳城里有偌大宅院,能容“马仆甚多”的客人住宿,也令人质疑,与陶母截发买米的情节不合。

      鄱阳镇德化桥是陶家从四十里街搬到县城后的住处。“延宾坊”更是陶家离开鄱阳很多年后所建。虽然陶母截发延宾故事的发祥地为陶氏旧居四十里街,事过境迁,将延宾坊建造在陶家“迁徙庐江之浔阳”前所居住过的州府治地,以利教化,或许正是建坊者的初衷。陶母原葬地唯有一处,而后世传其墓址竟有抚州、饶州、新淦、都昌、九江五处,从利于后人瞻仰、纪念这个角度来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陶侃生于四十里街,长于四十里街,陶母育子成才的摇篮就在四十里街定格,在历史长河中永恒。她“封鲊责子”,教子“交结胜己”,儿子功成名就仍不忘在其官服袖口绣:“汝当做佳官,尽心恤民毋忘葛衫时也”。千古贤母,永迪后世。

自定内容
脚注信息
版权:鄱阳县博物馆 鄱阳县文物管理所主办 鄱阳在线制作维护 (鄱阳饶州府文庙)